領跑匯 | 晏艮兵:我有一壺酒,足以慰江湖

2019-10-31 10:43:29

沒有人喊他「晏總」或者「老板」,云南千千氏團隊里,短的入職幾個月,長的已有十五年,全都稱呼他「兵哥」。

 

時隔4個月再回保山,晏艮兵和這個陪他創業起家的團隊喝了個痛快,他們聊生活,聊八卦,偏偏不聊工作和業績。有兩家店的女孩子有一些摩擦,晏艮兵把酒杯放在桌上「別打架了,以后有人欺負你們,告訴兵哥,兵哥幫你們出頭。」

 

01 出發

 

7月25日,云南千千氏省代晏艮兵再次驅車回保山,他要去看望保山千千氏的小伙伴們。如果時間允許,他還想再到臨滄、文山、騰沖、芒市走一走。

 

中午2點,他忙完工作,拎起一個手提行李箱,穿著一貫的休閑上衣和牛仔長褲,便從昆明出發。從昆明到保山505.6公里,幾乎橫跨整個云南,全程高速,全程山路,6個小時的長途,晏艮兵一個人開。

 

640.jpeg

 

云南地域遼闊,從昆明到保山,到臨滄、文山、騰沖,乃至更遠的地方,晏艮兵長期在外面跑,已經親自開車跑了15年,直到現在,也仍在路上。

 

15 年前的云南公路更難走一些,崇山峻嶺,綿延不絕。因為門店之間離得太遠,晏艮兵不得不「長期在外面跑」,甚至凌晨兩、三點鐘,大都是在又窄又陡的高速公路上跑過的。支撐晏艮兵無數個深夜的,是他對門店的承諾:每個月都要到店,跟大家見一次面,聚一次餐。這個承諾他堅持了近十年,直到后來產業多了,店面分散實在太廣,即便一個月31天都在路上,都跑不過來。

 

640-2.jpeg

 

晏艮兵喜歡開車,他自評「開車很穩,但并不算老實」,累計違章不在少數。剛拿到駕照,他就租車天天跑長途。最開始技術不好,但是「膽子特別大」。常年開夜車趕路,就這么練就了一身高超的車技。即便是這樣,黑暗里危險環伺,晏艮兵也曾被「嚇出一身冷汗,完了手都在發抖」。有一天晚上,為了趕時間,晏艮兵一路違規超速超車,進入隧洞時仍保持120 碼的時速,就在這時遇上了危險三連擊:隧洞里有彎道,造成了視覺盲區,對面忽然來車,剎車也不敢踩太急,完全憑著本能在快挨著的時候臨時改一點方向;剛避開一輛車,后面又來一輛,又是險險避開。原來是前方塞車,隧洞有掉頭的地方,當時交通安全意識普及不足,很多人便在高速上直接逆行;電光火石之間經歷兩重危險,期間晏艮兵的電話忽然響起,他內心只有慶幸「如果早幾秒鐘就開始打著電話的話,就肯定避不開了。」妻子黃興利本以為「對方的車百分百要出大事」,另一個同行的好朋友也說「我目睹了一切,換作其他人,都無法避免(碰撞),是你平時在山上練習的那些漂移技術,起到了很大的作用。」

 

如今年過不惑,晏艮兵仍然堅持親自開車前往云南各地,黃興利再三叮囑他早些出發,路上要注意休息。晏艮兵也坦言,以前連開10個小時不在話下,如今仍然在路上,但是穩重許多了。

 

02 回家

 

從昆明出發,途經安寧、楚雄、祥云、下關、永平等地,最后到達保山。云南天氣多變,素有「東邊日出西邊雨」之說,而且常常暴雨過后暴曬,緊接著又是一場暴雨。去保山的路上,晏艮兵就連續遇到兩次大雨傾盆。雨刮刮不及,高速上也只能以 20 碼的速度行駛。可一旦雨停,云南便呈現出它獨有的湛藍模樣,山路迢迢,天朗氣清。

 

整整6個小時車程,晏艮兵輕車熟路,完全不需要導航。他走到哪便能介紹到哪,每個路口的拐角都熟捻于胸,每座城市的習俗,尤其是特色美食更是信手拈來。傣語意為陽光活力男孩的「貓哆哩」糖,一個就能辣死一頭牛的「涮涮辣」辣椒,蒼山積雪融水凈化過的沙巴魚,每次回保山都必吃的肉圓子和臘排骨,趁夏季吃最新鮮的菌菇,騰沖遠近聞名的小店……車輪一路向西前進,儼然延展出一幅幅舊日往事的山河畫卷。

 

「再晚些時候,云南很多地方都能看到火燒云,大片大片的,非常漂亮。」這個老家重慶的漢子帶著骨子里的浪漫與巴適,將家安在了云南。但事實上,晏艮兵在創業初期選擇云南,卻并因為不是這座城市的美麗,用他的話說,「那時候只想著掙錢。」

 

初時,晏艮兵和妻子黃興利的兒子剛剛出生幾個月,一家三口其樂融融,過著小富即安的小日子。事業單位的工作穩定,也帶來了經濟水平的天花板,和一眼看得到頭的未來。

 

創業的種子源于晏艮兵一位朋友的報恩。其時朋友已成為快造型行業的先行者,在貴陽、湖南市場都賺得金盆滿缽。他看好這個行業,也看好晏艮兵,于是便極力鼓勵晏艮兵一起賺錢,權當作他的報恩。古有劉備三顧茅廬,晏艮兵的朋友卻是結結實實地主動跟他談了十次,談市場,談管理,連夫妻倆人如何高效搭檔都一一囑咐。

 

有朋友成功的珠玉在前,晏艮兵和黃興利決定放手一試。

 

夫妻二人分工明確,配合默契。晏艮兵負責拿著兩萬塊考察市場,仔細甄別比對后,最后選擇了當時相對空白的云南,并將第一家門店的選址定在了有“滇西糧倉”之稱的保山;妻子黃興利則負責在朋友的貴陽門店里學習盤發化妝技術,最早幾家門店的一應具體事務,都由她親自打理。

 

IMG_1919-拷貝.jpg

 

萬事開頭難,對于缺乏創業經驗的夫妻來說尤其如此。晏艮兵想得清楚,「最壞不過是妻子守店,自己另找工作」,但結果從來不會辜負努力的人,何況他正在快造型行業的風口上。經驗在一天天地累積,客源與口碑也隨著時間逐漸好轉。第二年,晏艮兵的第三家店騰沖店開業,并快速進入旺場狀態。晏艮兵將這件事定義為「事業上了正軌」的節點,并真正開始駛入拓店發展的快車道。

 

不破不立,15年前的晏艮兵因緣際會選擇了云南,并在轉型升級中結緣千千氏。

 

15年前選擇的第一家門店位置在保山市隆陽區蘭城街道保岫東路,如今仍是千千氏保山一店的地址;15年前入職的員工咚咚仍在保山門店工作,并成為了每年分紅數萬的股東;15年前就開始光顧門店的顧客張明鳳也仍然每天最早到保山店「報道」,打扮得漂漂亮亮再開始新的一天。

 

在晏艮兵眼里,保山是他事業騰飛的起點,也是自己心目中的家。「在我搬去昆明之前,保山就是我的家,當時我差點把戶口定在保山。可以說,保山之余我,和重慶一樣,都是我的老家,回保山就是回家」。

 

地處云南西部,西北、正南同緬甸交界,保山處于一個四面環山的盆地。曾經,這里有成千上萬的燕子,白天藏在山林里,晚上便成群結隊進城棲息。每天一早醒來,都有不少室外建筑收獲「天降燕子屎」。「有個朋友把車停在室外了,我們喝完酒去取車,他罵,誰給老子的車潑油漆?」晏艮兵繪聲繪色回憶著那些趣事,即便久不回家,但他對這座城市的記憶都早已深刻入心。

 

03 定海神針

 

一路晴雨模式切換,緊趕慢趕,晚上8點,晏艮兵回到了保山。當天正是云南千千氏團隊述職日,騰沖、文山等區域的千千氏家人都紛紛驅車趕到保山的辦公室開述職會,無一例外,都是少則一小時,多則三小時車程的距離。晏艮兵知道自己趕不上述職會,他在車上便早早電話囑咐團隊的負責人李世林「找個吃特色臘排骨的地方,讓大家好好聚聚,你們到了就先吃,不用等我」。

 

滇人好客,云南館子特有的矮桌椅,讓人和人之間只剩下美食與美酒。云南千千氏團隊圍坐了好幾桌,晏艮兵一桌一桌坐過去,一起喝酒,一起聊天。他們聊生活,聊八卦,偏偏不聊工作和業績。

 

APC_0380-hdr-拷貝.jpg

 

有兩家店的女孩子有一些摩擦,晏艮兵把酒杯放在桌上「別打架了,以后有人欺負你們,告訴兵哥,兵哥幫你們出頭。」員工也發自內心地把他當成長輩,當成大哥。店里大都是些小姑娘,但凡誰交男朋友了,都會帶到晏艮兵和黃興利面前,「讓兵哥和利姐把把關,掌掌眼」。

 

如今,云南千千氏的家人們能見到晏艮兵的機會并不多,他實在是太忙了,而云南也實在是太大了。很多時候,晏艮兵更像是云南千千氏一個踏實的背景板,不顯山不露水,但他在那里,就讓整個團隊的心定下來了。「他站在那里,就是我們的定海神針。」李世林看著融入人群中舉杯的晏艮兵,這樣形容。

 

晏艮兵更多卻在反躬自省。

 

「回顧這兩三年,我們以前最快的速度一個禮拜可以開8家店,一年可以做42家店。到今天為止,我覺得很多做得不足的責任都是因為我,包括我們的開店。開店的失敗,不光是我一個人受損,其實我們最大的損失是讓很多優秀的伙伴失去了信心。」云南的跨度太大,兩個店鋪之間最遠可以跨到20個小時的車程,帶來了太高的管理成本。

 

事實上,在晏艮兵的帶領下,云南千千氏團隊有著極強的凝聚力。曾經,啟動楚雄市場,實行全員股份制,20個小伙伴爭相掏錢入股,連晏艮兵自己都沒有股份。可如今,相比較于團隊的主觀能動性,晏艮兵更關注對市場的沉淀。「我們認為只要有人就可以解決一切困難,但有些市場本身沉淀不夠,根本不是團隊的問題,我們派最優秀的人去經營,反而最后浪費了,流失了。」

 

今年開年,晏艮兵參加了千千氏總部的領跑匯,深受觸動,當即表示「緬甸的事情已經基本告一段落,我看到了很多其他優秀加盟商的案例,接下來我們云南千千氏要好好跟他們學習,2019年要做得更好。」

 

前兩年,晏艮兵一度專注于緬甸的生意,對千千氏疏于管理,曾經堅持的定期到店原則也早已打破,距離遠的臨滄更是「已經有連續6年沒去了」。

 

今年3月,晏艮兵和黃興利一起,重新將云南千千氏所有門店跑了一遍。昆明到保山505.6公里,保山到芒市151.2公里,芒市到騰沖114公里,騰沖到臨滄396.9公里,臨滄到大理298.1 公里……3000多公里的路程,熟悉的高速夜路,晏艮兵的回歸,便是云南千千氏再創佳績的強心劑。

 

優質穩定的服務是顧客盈門的基礎,高效銷售的業績是門店長期運營的前提,平衡二者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,但是一旦得法,便能讓整個門店進入良性運作循環,晏艮兵正帶領云南團隊全力踐行這一命題。保山一店現任店長李朝芳便是其中翹楚。這個年僅21歲的小姑娘入職千千氏三年時間,從一個完全沒有工作經驗的小白,到現在帶領團隊實現了30萬的業績。晏艮兵從不吝惜獎勵,跟著他的老員工也極有格局,協商過后,這個年齡雖小但表現突出的小姑娘正式成為了保山一店的股東。「兵哥自己手上留下的股份并不多,只要是有能力、表現突出的千千氏家人,他都愿意把股份都分到他們手里,成為事業的合作伙伴,為的就是讓他們創收。」云南千千氏的家人們將晏艮兵的舍得都看在眼里。

 

640-5.jpeg

 

2019年,云南千千氏計劃新開店28家,團隊設立最高現金獎勵65萬。與此同時,晏艮兵也明確了發展順序「先穩后快」。當團隊建設做得更加完善,現有市場做透了,再快速覆蓋到其他市場,便是水到渠成的事情。「當店鋪的顧客數量超過一定數額,服務得吃力,業績也穩定的時候,具備了這幾個條件,才能開店,就能開店。這個月31日開業的臨滄店,就是達到了這個標準,才能開起來。」

 

在晏艮兵看來,云南千千氏的開店愿景,更多源于門店小女孩們給他的啟發。「我們店里的小伙伴有很多都抱有開店的意愿,她們的熱情感染了我,也給了我希望。未來我們先把自己的店鋪先做好,再把有意愿加入千千氏的小伙伴,一個人合作一個店鋪,也能很好地完成我們開店的目標。」

 

04 生意經

 

7月26日清晨,保山開始淅淅瀝瀝下起小雨,晏艮兵起了大早,逐一將每家門店都走了一遍。店里的女孩子們如常忙碌,沒有夾道歡迎的大禮,也沒有見到老板的惶恐,僅僅是微微害羞地招呼一聲「兵哥」。派單進店的新顧客一臉愕然,「這是你們的老板?完全沒感覺出來」。

 

「最開始兵哥經常在外面跑業務,利姐還在店里帶我們,我們完全不知道他們倆是夫妻。兩年后知道他們搬到一起住,我們還說利姐傻呀,據說兵哥錢包里有一張全家合照,他是有老婆孩子的!」談起這樁往事,保山二店店長張穎哈哈大笑。對于這些小女孩來說,晏艮兵和黃興利不是老板,而是給予她們底氣與勇氣的親人和貴人。

 

投資行業眾多,晏艮兵有著自己的生意經。

 

「第一是傷害顧客的事情我不干,第二是傷害團隊的事我不干,傷害顧客也不愿意更何況是自己的團隊,第三是暴利的生意我不干,第四是不能持久的生意我不干。」云南千千氏團隊里的小伙伴都知道,如果有任何想法想跟晏艮兵聊,都一定不能違背這四大原則。

 

四大原則下,晏艮兵完全沒有一個老板的自覺。他更在乎一些更「實在」的東西。

 

640-6.jpeg

 

早在2011年,晏艮兵就有過送車給優秀員工的大手筆。他甚至曾一口氣訂了五套公寓,鼓勵員工有突出表現的,便可以直接過戶。昆明的年會禮品都是價值千元的蘋果手機、相機……

 

如今,晏艮兵決心要將從前堅持做的事情「撿回來」。昆明的辦公室專門有唱K的設備,以前云南千千氏年會或者述職會的時候,家人們聚在一起,氣氛都非常好,玩得都很開心,「昆明的年會,還增加了一些對父母的福利指標,也是今年一定要做的事情。」

 

從張家界、鳳凰古城、到蘇州、上海、三亞……曾經云南團隊舉辦了連續11屆員工旅游,內陸的女孩子對海南三亞有獨特的青睞,按照她們的心意已經去了三次。「只要是她們想去的地方,那就去嘛,所以今年我們定的也是三亞。」旅游團建也充分照顧員工的感受,只報獨立團,員工可以選擇心儀的景點,玩到盡興方歸。「價格高一點點,但是真的玩得很開心。導游安排6點出發,我們能夠自主選擇8點出發,舒舒服服的。」

 

IMG_1841-拷貝.jpg

 

更「實在」的還有業績。

 

事實上,在千千氏的業績龍虎榜里,最早達到月度業績15萬、25萬甚至35萬記錄的,都是云南千千氏團隊。外界普遍認為的云南非常低調,不善于宣傳,晏艮兵覺得那是一種誤解。「不是刻意低調,是因為我還沒有做該高調的事。有很高的業績記錄當然值得高興,但要保持這樣的高業績,也要讓其他業績沒那么好的店鋪也能跟上,要做持久的生意。如果說云南千千氏真的一直很火的話,那再怎么低調也低調不下來。」

 

2019年,云南千千氏將從臨滄和保山市場開始,堅持公司「小區域,高占有」的方針,真正將市場打爆,再快速復制到其他區域,幫助區域內其他加盟商做起來。在與加盟商的合作中,晏艮兵從來都更少「說」,更多「做」。一度有個很活躍的加盟商,因為地域跨度太遠,當時也很難從實際行動上幫助到對方,晏艮兵沒有給對方太多的互動。「我基本上說到就會做到,可實際上我現在幫不到他,那我光跟他喊口號,讓他加油,有什么用呢?」晏艮兵無奈笑笑「可能跟我的性格有關系。」

 

從事業單位出來創業,晏艮兵最早資金積累和成長的便是美業,他對這個行業充滿感情,「這是我的老本行。我們本身有一幫需要我們提供更優質服務的客戶群體,這是市場前景是無限大的。我堅持做好千千氏和這個行業,遠遠比我賺多少錢更重要。」晏艮兵直言,「之前做得不太好,也不擅長宣傳,但只要是對云南千千氏有好處的,我什么都愿意做。」

 

與云南千千氏團隊聚餐完的第二天,晏艮兵便直奔「每次回來都要吃的店」。端著一碗保山餌絲,他站在外來客輕易尋不到的蒼蠅館子外面,面向車流與眾生,「昨晚喝了酒,餓了。」

 

IMG_2083-拷貝.jpg

 

05 天邊

 

7月27日,晏艮兵便不得不啟程返回昆明。如果不是周末有重要行程安排,晏艮兵本想借這次回保山的機會,將云南其他區域門店也好好走一走。

 

上一次,他和黃興利將云南千千氏所有的店鋪走一遍,用了整整7天。7天時間里,他每天開車 8小時以上,合計行使超過3000公里。每到一處,晏艮兵不但關注千千氏家人們的創收,也關注他們的生活狀態和身心健康。「在平常與兵哥交談中,他時常關心店鋪的伙伴們工作壓力是否很大?店鋪伙伴們一日三餐是否準時規律?甚至,他還開玩笑提到中午2點前沒吃午飯的小伙伴來個小懲罰。」

 

云南千千氏的伙伴無一不對晏艮兵交口稱贊,在他們眼里,這位大哥哥總是那么「和藹可親,幽默風趣,接地氣」。一次團隊旅游,女孩子們起哄問兵哥你會爬樹不?結果沒想到兵哥二話不說,穿著牛仔褲和皮鞋,蹭蹭蹭幾下就爬上去了,「就為了哄大家開心」。

 

在這群小姑娘的心目中,晏艮兵永遠是「強大的」,「笑瞇瞇的」。而少為人知的是,他們的兵哥其實有高血壓,并不適合飲酒過多,但每次和大家聚在一起,他仍愿意與大家舉杯同飲;而上次到各店鋪看望員工時,他是帶病奔波了3000公里的;此次到保山之前,他也剛剛從緬甸回國,「頭痛,咽喉痛,發冷」,一度咳血,擔心感染了登革熱。

 

晏艮兵主動自省「忙完這段時間,要開始注意身體,少抽煙少喝酒。」店鋪管理、新店開業、考察項目、合作洽談、重要活動……日常工作繁重,只有難得沒有重要工作的時候,晏艮兵才能偷來浮生半日閑把時間留給昆明。

 

晨起,必然是要先到院子里侍弄花草的。從正門外到庭院,晏艮兵逐一澆水,細心打理。他喜歡花草,近年來尤 愛多肉,而且還頗有花藝天賦。他拍了許多多肉的照片,像分享自己孩子的照片一樣,頗為自得「鄰居都夸我們家多肉長得好」。可昆明天氣多變,尤其是雨季,指不定什么時候就來一場暴雨。偏偏多肉最怕水,容易澇死,黃興利笑他「舍不得這些心肝寶貝,下雨天的時候搬來搬去折騰,下雨搬進屋子,天晴了又搬出去。」

 

IMG_1735-拷貝.jpg

 

夫妻二人在家里對坐喝茶也是常有的事,不定時的工作消息,悠閑的話家常,不知不覺一壺云南白茶便見了底。云南出好茶,也出好煙,不過晏艮兵現在開始戒煙了。之前他收到了朋友贈送的一本戒煙書,堅持了一段時間,戒斷很難,煙癮到底沒有以前那么大了。

 

IMG_1727-拷貝.jpg

 

難得家中待幾天的時候,朋友們但凡聽說晏艮兵出差回來了,都是一定要約牌局的。甚至也有朋友專門從重慶飛過來,就為了「做生意」,第二天又一早飛回去。晏艮兵家中有個專門的麻將房,兩副麻將機大搖大擺陳列中央,隨時恭候著主人呼朋喚友。他帶著一副看似無奈的表情「已經打爛兩張(麻將機)了。」

 

如今定居昆明,但晏艮兵還是「有點什么事就回去重慶」。他身上保留著國人極為傳統,極重感情的一面,即便路途遙遠,但是做朋友就一定會見證彼此重要的時刻。有一次,晏艮兵生病了,在醫院吊針。但剛巧有好朋友生日,醫院不準他飲酒,遂不準告假。晏艮兵索性趁護士不注意,立刻拔掉針頭逃出醫院,打車趕到慶生現場,敬了三杯酒后,再馬上返回醫院。「事實上肯定不止三杯,你想啊,他們坐了三桌,我到這桌喝了三杯,隔壁兩桌肯定不能少喝吧。」寥寥數語之間,江湖義氣可見一斑。

 

朋友之交從來以心換心。如今,晏艮兵走到哪里,都會有好友熱情招呼,「來了就不準走」。這一次他回保山,有朋友專門從騰沖趕到保山見面,就為了吃一餐飯。晏艮兵對一位好友的創業故事津津樂道。好友早期事業發展平平,夫妻關系也不太好,但在妻子突發重病后,他卻完全不計較成本,傾盡全力救治。故事的后來,妻子病愈,好友的生意也開始順風順水,紅火非常。晏艮兵連連感嘆「人哪,還是良心要好。」

 

到云南15年,晏艮兵最喜歡云南的大理,「大理有上關花,下關風,還有蒼山雪,蒼山上經年不化的雪,山脈和西藏連在一起,我們能看到的山已經覺得很高了,其實山外有山,后面的山越來越高,我們看不到雪,但其實有。還有洱海月,晚上看月亮的時候,你就覺得,洱海的月亮就是比老家的要大一些,離得更近一些。」這份對風花雪月的偏愛,也許15年前便埋下了種子。

 

2004年7月,晏艮兵在朋友的陪伴下考察云南市場。當時,兩個人正坐大巴從麗江到大理,路上忽降驟雨,不一會兒又轉晴。那是晏艮兵第一次到大理,不料兜頭便撞見了雨后的蒼山洱海。天地造物的極美景象,給了他極大的震撼,甚至詩興大發,寫了平生第一首詩。如今回憶起來,晏艮兵仍在感嘆「看著那個場景,那個感覺,永遠都記得」。

 

白云依山繞,

瀑布山間掛。

眾舟洱海飄,

白族海上撈。 

——晏艮兵于2004年7月大理

 

家鄉霧都沒有這么漂亮的天空,特別是冬天的時候,晏艮兵坐飛機回重慶,穿過云層一下降,就是霧蒙蒙的。而快到昆明上空的時候,就馬上看得出來那種開朗疏闊的感覺。晏艮兵形容「不是草原,但是和草原一樣天朗氣清」。

 

攝圖網_501119296.jpg

 

那天黃昏,晏艮兵開車跑在返回昆明的高速公路上。遠處是雨后湛藍的天空,近處是連綿不絕的高山,山上的云霧舒展變幻。他手扶著方向盤,這樣描述那個詩意的瞬間「仿佛這個車再往前開,就能開到天邊。」

推薦內容

掃描二維碼分享到微信

在線咨詢
聯系電話

400-888-2558

天津十一选五遗漏号